人大艺苑
最新推荐
·区十七届人大七次会议胜利闭幕
·九龙坡区“人大代表问政”访谈活..
·区十七届人大六次会议代表建议、..
·区人大常委会主任会议关于区十八..
·区人大常委会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..
·区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..
·区政府2017年度财政预算执行和其..
·区人大财经委关于2017年区级财政..
文学作品
当前位置:首页 -> 人大艺苑 -> 文学作品  
云与霞
来源于:石板镇人大办   作者:赵巍   2016年8月24日

 

云是天上的水,水是地上的云。在所有天上的景致里,最让人猜不透、也最能给人带来惊喜的,是云和霞。日月星辰都有特定的形状和色泽,但云和霞变幻莫测,随时随地都处于变化之中。这种变化无比流畅、不着痕迹,因此有“行云流水”之说。

云的变化随心随性、毫无章法,但是不同地区的云,有不同的特点。童年,我住在一所寺庙改建的学校,学校建在山丘上,四周是空旷的平地。连成片的薄云常常漂浮在山丘上方的天空,云与云之间的缝隙里透下来笔直的光束,仿佛有人站在云上打着手电筒。那些光束缓慢地移动着,照见农舍,瓦片和土墙泛着斑驳的光;照见池塘,鱼鳞的水波泛着明镜的光。更多的时候,光束会停留在小学校,停留在操场上奔跑跳跃的孩子身上。行走在光束里的人笼罩着奇异的光辉,仿佛修仙之人即将羽化而飞升。过了很久,我才了解到,那些从云隙里掉落的光叫做“丁达尔光”,也叫“圣光”。那些明亮而纯粹的光束,带给人希望和力量,仿佛带着神的旨意。

上初中以后,因父母工作调动,我们搬到了山坳里的小镇上。那里的云,是我所见过最绚丽多姿的云。它们整日间与霞光纠缠、打闹,直至融为一体。霞光出现在早晨,被称为朝霞;出现在傍晚,被称为晚霞。小镇的霞光却不只是朝霞和晚霞,它弥漫在整个白昼。我们可以见到各种被染上颜色的云。红的、橙的、白的、紫的……那些云朵,好似泼向天空的水彩,时而浓烈一点、时而浅淡一点,时而繁复一点、时而纯粹一点。每到下课,我就跟几个女孩子去操场看云,一边看,一边讨论它们刚才像什么、现在像什么、将会变成什么,永远也看不够。

高中时代在长江边度过。江边的天空,常常被白色的烟雾笼罩。身处其间,犹如行走在水墨画里,虽然有“烟笼寒水月笼沙”的缥缈感,却少了许多眼花缭乱的惊艳感。大学和工作都在长江边的重庆,这里有雾都之称,绚丽的云彩依然不多见。

因为少,所以倍加珍贵。2016年7月15日,重庆人的朋友圈被火烧云刷屏。而我,有幸见证了它们在空中燃烧的整个过程。

此前几天,重庆阴雨绵绵。夜晚,黑漆漆的云堆积在天空,电闪雷鸣,预示着雨天要延续。

7月15日早上,我们拿着雨伞坐车去上班,讨论着这一场大雨什么时候落下来。从车窗向外看,漫天的云依然存在,颜色却由乌青转为了雪白。它们均匀地铺陈在天上,好像一大片飘落在结冰的湖面,又被寒风凝固了的积雪。东方的积雪渐渐变成粉紫色,朝阳即将破云而出。也许是前一夜的雷声太响,让天空受到了惊吓,收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雨,将积雨云冻成漫天积雪,却冻不住炽热的朝阳。

中午,釉蓝的天空变得特别明净。积雪已经散开了,变成了鱼鳞一样的白云。它们似轻烟、似薄雾,避开烈日,空灵灵游荡在天际。此时的天空,好像少女第一次下厨,不小心烧开了的荷包蛋。中间的太阳是圆溜溜的蛋黄,冲散的蛋白是丝丝缕缕的白云。

傍晚,昼夜相交,余晖瑰丽,火烧云出现了。夕阳已坠入地平线,云的上半部分阴沉沉,下半部分却是金灿灿的,显得尤为立体丰满。一切仿佛触手可及,那一瞬间,尘世与烟霞,不过十步远。天色渐渐暗了。

“消失的云彩去哪里了呢?”我喃喃自语。

“日落以后的天空是太上老君的炼丹炉。小仙童把云朵通通倒入炉中,摇着扇子打了个盹儿,就炼成了璀璨夺目的晚霞。待炉中火熄灭,霞光散尽,变成了一颗颗悬在中天的珠贝。那些珠贝,是浩瀚夜空的星辰,也是太上老君的金丹。”她不知何时站在我身旁,微笑着回答。

“敢问仙姑是?”

“织女。七夕快到了,我得准备一件好看的衣裳去见他。今天的云彩,就是我自己做的衣料子,衣料子废了很多,都拿去送给炼丹炉了。……你说他喜欢哪种呢?”

 【纠错】 【打印】 【字体:  】 【关闭
主办:重庆市九龙坡区人大常委会 渝ICP备16000262号 

渝公网安备 50010702500152号

技术支持:重庆鼎网科技有限公司